十七月小說網 > 劍破九天 > 第3644章 被耍了

  龍界的各座大陸,各域之間都有傳送大陣。

  晴空、甘陽兩域的許多主城之間,也是有傳送神陣的。

  但是,各城、各域之間的傳送陣,都有重兵把守,層層防護。

  只有身份地位尊貴之人,才有資格使用那些傳送陣。

  正因傳送大陣的存在,當初陶永生、大祭司和陶宇星,被紀天行甩掉之后,還能及時趕回來。

  而如今,兩族強者聯手追殺紀天行,也要借助傳送大陣才能盡快趕上。

  “唰!”

  血殤駕馭著暗紅如血的猙獰神艦,在高天上疾馳,直奔離邊境最近的主城。

  那座主城里有傳送大陣,最遠可以傳送到甘陽域中間的某座皇城,橫跨半個甘陽域。

  哪怕紀天行已經逃了一天,他們也能趕到前方去攔截。

  神艦之內的大廳中。

  陶永生動用神通秘法,很快就查到了紀天行的方位。

  “那小子逃得可真快,竟然逃到了涌陽帝國境內,目前他好像在……在涌陽湖中?”

  陶永生盤膝坐在大廳中,混沌原始鐘化作一尺高,懸浮在他身前緩緩轉動,閃爍著神光。

  他閉著雙眼施法,用心神感應紀天行的位置。

  守在大殿中的窮奇族右護法,聽到‘涌陽湖’三個字,連忙去向血殤稟報。

  血殤立刻就規劃好了路線,先進入邊境的主城,通過傳送陣趕到涌陽帝國的皇城。

  然后,眾人再駕馭神艦趕往涌陽湖,便可在半路截殺紀天行。

  又過了一會兒,陶永生忽然挑了挑眉頭,似是明白了什么,頓時咧嘴冷笑起來。

  “那小子在涌陽湖中,怎么這么久都沒挪動位置?

  難道他……本座明白了!

  他肯定是傷勢過重,便躲進涌陽湖里,在那運功療傷!

  哈哈哈……這下他跑不掉了,等死吧!”

  聽得陶永生的笑聲,大祭司和幾位長老都露出了期待之色,雙眼中閃爍著森然寒光。

  ……

  從甘陽域的邊境,到涌陽帝國的涌陽湖,足足有兩千萬里。

  哪怕是血殤親自駕馭神艦,最快也得十個時辰才能抵達。

  但是,眾人通過傳送神陣,加上中間趕路的時間,只用了一個時辰,便出現在涌陽帝國的皇城。

  爾后,血殤駕馭神艦離開皇城,火速趕往三十萬里之外的涌陽湖。

  眾人都知道,身負重傷的龍天,正躲在涌陽湖中療傷,已經很久沒挪動位置了。

  這一次,便是誅殺龍天的絕佳機會!

  一想到很快就能得到龍族血脈,和上位神王的龍尸,血殤心里充滿了期待。

  同時,左護法和三位長老被殺,給他帶來的沉重和憤怒,也隨之消散許多。

  陶永生和大祭司等人的心情,也跟血殤差不多。

  雖然,他們只能得到鵬族和鳳族血脈,但他們殺了龍天,便能為族人報仇。

  最重要的是,饕餮族的面子和尊嚴保住了!

  ……

  三刻鐘之后。

  長達千丈、外形如尖梭的血紅色神艦,抵達涌陽湖的上空。

  金燦燦的烈日下,這座方圓近五萬里的巨大湖泊,正是風浪翻涌,波光粼粼的景象。

  此地神力充裕,湖中資源豐厚,因此潛藏了許多靈獸和妖獸。

  但神艦抵達之后,帶來無形的威壓,諸多靈獸和妖獸都倉惶逃走。

  來不及逃跑的,都躲在湖底的洞穴和老巢里瑟瑟發抖,根本不敢亂動。

  血殤順著陶永生所指的方向,駕馭神艦朝湖泊中間飛去。

  “那小子就在湖泊中間,應該是躲在湖底了。

  往東南方去,離咱們大概兩萬里之外。

  對了,血殤你還是收斂一下神艦的氣息吧,免得驚醒了那小子。”

  陶永生一邊給血殤指路,一邊提醒他注意隱蔽。

  血殤卻是不以為然,自信的笑道:“既然你確定那小子還在湖中,他就必死無疑了,咱們有必要隱匿氣息嗎?

  就算他被驚醒,現在就開始逃跑,也逃不出本座的手掌心。”

  “呵呵呵……”陶永生干笑了兩聲,忍不住道:“還是小心點好,畢竟那小子很奸猾。”

  須臾之間,神艦就掠過了兩萬里湖面。

  抵達湖中心之后,血殤立刻收起了神艦。

  “唰!唰唰唰!”

  陶永生和四位饕餮族神王,血殤和二十一位窮奇族強者,都出現在湖面上空。

  “大家分散開來,包圍此地,小心戒備!”

  陶永生和血殤異口同聲的下達命令。

  頓時,眾人都分散開來,在湖面上空形成一道方圓兩千里的包圍圈。

  除了兩位族長,所有人都祭出神兵,體內積蓄著神力,目光警惕的望著湖面。

  陶永生和血殤空著手,氣定神閑的站在湖面上方。

  兩人打量著腳下的平靜湖面,忍不住露出了冷笑。

  “呵呵呵……那小子還沒察覺到我們來了,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看樣子,他著實傷的不輕,無暇顧及其他了吧。”

  冷笑的同時,血殤揮掌打出耀眼的神光,探入平靜的湖面中。

  頓時,方圓百里的湖水都被煉化,憑空消失了。

  暗紅色的血光,形成一道方圓百里、深約萬丈的護罩,將湖中心隔開一道空白地帶。

  眾人可以清晰地看到湖底,幾塊巨大的巖石之中,似乎有一座巖洞。

  那幾塊巖石被兩座神陣保護著,正閃爍著微弱的神光。

  陶永生望著那幾塊巖石,滿臉戲謔的冷笑道:“龍天,還不快滾出來受死!”

  滾滾聲浪,蘊含著震魂攝魄的力量,穿透那兩座神陣,籠罩了幾塊巖石。

  然而,那幾塊巖石毫無反應,紀天行也沒露面。

  血殤皺了皺眉頭,隱約預感到不妙,揮掌劈出幾道耀眼的血色刀光。

  “嘭嘭嘭!”

  頓時,保護巖石的兩座神陣,都被血色刀光劈碎了。

  那幾塊巖石也被刀光切開,滾落在一旁。

  一座殘破的石洞顯露出來,滿地碎石之上,懸浮著一顆雞蛋大小的水晶球。

  晶瑩剔透的水晶球里,隱約可見一縷極其細微的灰氣。

  然而,紀天行和葬天劍卻是不見蹤影。

  看到這一幕,陶永生、血殤和二十多位強者,都是表情一僵,滿臉愕然。

  下一剎,血殤和陶永生同時反應過來,忍不住發出了驚呼。

  “可惡!我們被耍了!”

  “大家小心有詐!”

  :。:

看過《劍破九天》的書友還喜歡

大奖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