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說網 > 十代掌門 > 第三百四十章 莫問前程

第三百四十章 莫問前程


  烏玄手托黑色丹丸,心中感慨萬千,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做一個逍遙的沒有什么前途的天音寺城主不好么,雖然為了表示忠心,可能同樣需要削發為僧,素食三月,不近女色兩年,但也好過被人控住心脈,性命拿捏在他人之手要強得多。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瞥了一眼站在上首的外門長老白信,心道要不是你這個狗東西介紹,我何至于此啊,卻見白信抖了抖眉頭,枯槁的嘴角努了努,眼神瞟了瞟自己的胯間。

  什么意思?

  讓我獻上重寶保命?

  烏玄忍不住看向了自己腰間的儲物袋,聽聞清禹宗大庫空虛,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償付眾人的門貢,難不成,已經開始惦記自己人手中的存糧了?要說寶物,他的確有過兩件,其一是鳳凰羽毛,他早已經通過城中幫會的門路,暗自發賣,購置了一些沖擊更高境界的丹藥,可惜一直未有所成,白白浪費了不少靈石,他便棄了念想,用余下的部分扶危救困,幫助城中百姓了,而另外一件寶物,他至今看不懂,乃是當初從遺跡之中逃遁帶出來的灰黑木板,這東西一直未能勘破用途,也無法放進儲物袋,此刻自然沒有帶在身上。

  嗨!

  他沒了主意,正要硬著頭皮服下這枚丹藥,卻見外門長老白信眉頭皺成硬結,斗膽上前幾步,“掌門,陳長老,烏玄城主近日即將迎娶舍妹,您看是否可以延緩幾日,再讓其服下丹藥?”

  嗯?立在下首的烏玄突然頓悟,原來白信看向自己胯間,是這個意思啊,這個不正經的老東西,也不明說,之前,他的確要將妹妹嫁給自己,不過自己沒同意,開什么玩笑,一介凡俗不算,連基本的女紅都不會,嫁到府中,難道要我伺候她不成?不過他不敢貿然在此否定對方,眼下的情形,指不定這也算是根救命稻草。

  “也好,”見萬禹亭沒有說話,似乎不想管這種俗事,陳昆便清了清嗓子,“這樣吧,丹藥你先收下,白長老,既然烏玄已經和你結親,此丹藥,你來監督他服下便是,我清禹宗初立,人才不濟,各位須為典范先行。”

  “是,我等自當為宗門傾盡全力!”

  白信面露些許苦澀,他原本以為這樣可以幫烏玄推脫一二,沒想到倒是惹了一身事,還要看著烏玄服下,不過既然能拖延幾日,說不定這位“二掌門”可以改變主意,君不見那幾位他挑選的優秀子弟,一直沒有服用類似物事,也沒有被種下“心魔之種”么,這就說明事情還有回旋余地。待此間事了,他打算勸勸烏玄,貢獻些許財貨,說不定也能免去此劫,他也是主動“捐獻”了不少私藏給宗門,充分表達了忠心,才免于服用此物,至于其他,只要有宗內的位置在,何愁不能撈回來,只不過,這烏玄據說兩袖清風,這種下作手段,對他來講倒是有些難了。

  “烏玄,秀水城太小,難以施展你的才華,我已經建議掌門,任命你為外事執事一職,不日將赴外宗就任。”

  “這……多謝掌門。”形勢所迫,烏玄只能謝禮回復,心道這么半柱香的功夫,城主之位便沒了,不過他心中對此倒是淡然,于是立在一旁,等候他人聽宣,果不其然,今日被召見的七人,均被迫當場服下了丹藥,唯有烏玄一人,被白信作保,可以延緩服下丹藥,待到散場,烏玄正待離開,卻被白信追了上來。

  “烏玄,怎么樣,今天還得感謝我吧?”

  “感謝個什么,還得服藥,而且,你那妹妹,我可不敢娶。”

  “女紅雖然不會,但你外出赴任,總得有個形象掛的住的夫人在側,助你周旋吧,不然,豈不丟宗門的臉面?”白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妹妹像我,還是拿的出手的。”

  長得像你么?烏玄不禁細看了下胡子拉碴的白信,旋即感到眉目之間確實有些像,便趕緊收了目光,心道如果親事成真,歡好之時可別留下什么陰影才是。

  “你回頭收集下細軟,去拜訪下陳長老,懂么?你既然沒有當場服藥,這事情多半還有回旋的可能。”

  “懂。”

  “你看,識時務者為俊杰,我就知道你什么都懂,所以我才想將妹妹嫁給你。”

  “可是我沒有什么細軟,秀水城是個窮地方。”

  “這……”白信也愣住了,輕嘆一口氣,似乎下定了決心,“我可以給你免去彩禮。”

  “我本來也沒準備。”

  “你——”白信被他氣樂了,“你擔任城主多年,又在筑基停留日久,

  難不成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東西么?別舍不得,現在保命要緊,莫問前程。”

  “容我想想吧。”

  烏玄心情欠佳,想起了家中那塊被他裱起來裝幀的灰黑木板,心道那算是自己唯一一件拿的出手的寶物了,只是至今未看出用途,那東西當時救了自己一命,說起來,送出去倒真是有些舍不得,要說靈石細軟,不少城主在離任前,強行收了越明年的商稅,自己清廉數年,總不能最后關頭忍不住破戒吧?

  心中感慨萬千,烏玄便御起白信前日強塞給自己的“定親”飛劍,直奔秀水城,待到回府,屏退左右,獨自佇立在書房之中,觀察起那裱起來的灰黑木板來,良久仍然未有發現,他便將木板從銅框上拿了下來,細心撫摸著這紋路斑駁的木板,除了一絲清涼之外,沒有什么異常,但這東西沒法放入儲物袋,便足以證明并非凡品。

  “莫問前程。”

  他回味起白信說的那句話,的確,相比性命而言,這木板的確是身外之物,從儲物袋中拿出那枚黑色的丹丸,仔細端詳,丹紋并不明顯,可見是粗煉之物,要說只是“心魔之種”,他是不信的,前日里數人服下此物,修為的確有所進境,可見丹藥之中,定有玄機。

  只是混了“心魔之種”,便形同毒丹,服下之后,便不得不忠于宗門,他原本也是有此意的,只不過被這種下作手段控制,心中便多了萬千嫌棄。

  呼!

  烏玄輕出一口憤懣之氣,將那黑色彈丸放在木板之上,心道無需白信看守,自己處理好此間庶務,將新城主來臨之前的各種文案備好,就可以安心服下此丹了,至于迎娶白信的妹妹,既然對方有這個心意,白信也算在宗內站穩了腳跟,多一門親事關聯,自己辦起事來也能得心應手,從了他便是了。

  正這么想著,卻見那黑色的丹丸之上,一縷白氣陡然升起,烏玄大叫一聲不好,卻見那丹丸已然盡數化為一灘黑水,大大小小的氣泡浮現,仿若沸水蒸騰一般,倉促之間,他只想將這變形的丹丸收起,否則一旦難以交差,毀了丹丸,鑄成大錯,多半還會連累白信和家人數十口。

  然而他還是未來得及,那化作水樣的丹丸,仿若被那木板吸收了一般,眨眼間便只剩下一灘不甚明顯的印記,混在那散亂的紋理之中。

  這……

  烏玄愣住了,丹藥……就這么沒了,這可怎么解釋,丟掉了么?這理由似乎有點牽強,他不信邪的將木板翻了過來,確信丹丸并沒有在另外一面凝結,心中更是沒了主意。

  怎么辦?

  正思忖著解決方案,他手中卻感到一股濃郁的靈能,正從那木板向自己身體灌注而來。而自己久困的修為,竟然有了一絲松動的跡象。

  嗯?

  發覺了異常的烏玄,不敢有絲毫駐留,抱起木板,便直奔修煉密室而去。此刻,什么有毒的丹丸,什么心魔之種,抑或不知道會被派往何方,是金城盟,還是淺山宗,抑或是銳金門,御風宗的外事執事職位都不重要了。

  莫問前程,莫問前程,眼前這機緣,就是前程!

  …………

  御風宗西部,火云嶺南緣。

  這里緊鄰銳金門,實際上,距離力宗的東北部邊界,也不算太遠。此間實際是三宗的交界處,事實上的三不管地帶,故此,在御風宗分裂之后,這里便成了散修盜匪們的樂園。

  況書才和靳東正坐在一塊大青石上休息。

  “最近銳金門和御風宗好像達成了什么協議,不斷有御風宗的修士光顧,不少散修都丟了性命。”靳東抱怨了一句,看著手中一把崩壞的法劍,琢磨了再三,還是沒有丟掉,這要是在半個月前,他估計就直接扔掉了,只是近來在這里討生計越來越難,一方面,弱勢的散修大多已經被淘汰,余下的都不是易于之輩,另一方面,也是御風宗給予的壓力越來越大,不少散修都逃離了此間,加上南行的商隊,要么因為這里的混亂換了路線,要么請了高階修士護持,在這里廝混,越發變得艱難了。

  “看來我們也要離開了,去找江楓和雷右旗,在這呆了這么久,也不知道他們如何了?”況書才看了看靳東手中的法劍,一把將其奪了過來,旋即消失在手中,“等我回轉真武城,幫你賣掉。”

  “你這人!”靳東知道他又在討小便宜,也不和他計較,“不過,即便回去了,也沒有地方安身立命,總不能投奔江楓的淺山宗吧?”

  “當然沒必要!

  ”況書才一口拒絕了靳東的假想,“我可不想受那些條條框框的限制,自由多好,做散修一天,就快活一天。不過,如果想參與這場‘靈涌盛宴’,可能還需要找江楓幫忙。”

  “你是說讓他找御風宗索取幾個名額?”

  “正是。”況書才道,“御風宗最近加大了這里的清理力度,想必就與這場‘靈涌盛宴’有關,不清除我們這些散修,怎么能獨自得利?你看銳金門也同時出手相助,說不定兩宗已經達成了協議。”

  “有這個可能,趁著無事,把這六天的收獲,分配一下。”靳東伸手討要。

  “等回去再說。”況書才道,“有人來了,老套路。輪到你了。”

  “怎么又是我,前番不是我做誘餌么?”

  “方才沒有成功。”

  “這是什么道理?”靳東抱抱不平,不過還是盡收了法器,手中靈力綻放,不一會兒便喬裝成一副女扮男裝的富家少年模樣,華衣錦服,又扔出兩口看似華麗的木箱,只是里面裝的都是石塊。

  這就是餌,自從較大的散修團體在這里絕跡之后,兩人就靠這種騙術吸引散修中計,最初每日可以做上兩三單,如今,倒是兩三天沒有開張了。

  “快走!”靳東正要坐在木箱之上,扮成顧盼神飛的模樣,卻聽身旁的灌木叢中一聲驚呼,“是地級修士帶隊清剿!”

  靳東再不敢遲疑半刻,趕緊棄了所有“家當”,頭也不回的向西飛掠,只要進了銳金門地盤,大多會安全,這是此間的生存之道,不過還未等他逃脫太遠,卻見銳金門方向,同樣有大批修士如密集的黑鴉般,向這邊飛來。

  不好,竟然是鮮有的兩宗合力圍剿,看起來,原有的策略難以奏效了,靳東登時有了覺悟,見不遠處同樣在逃脫的況書才,兩人眼神會意,換道南向,直奔力宗的方向逃去。

  …………

  還是得先回羅川,再去力宗。

  淺山宗,北木郡,打算在此安歇的江楓,細心盤算了自己未來的行程,最終還是放棄了取道大邑郡,先去力宗真武城周旋諸事的打算。

  有幾件事情,必須去真武城方能解決。

  首要的一件,便是鑒視得自孫寶泰等人的法器,這些法器均見不得光,不能在七盟境內以及淺山宗鑒別,只能在真武城進行;

  第二件事,自己要給蕭明真送去“幻夢魔心丹”,拖得太久,可能會延誤蕭明真的行程,雖然自己已經不需要此物,但對方想必沒有自己這般機緣,多半還是要的;

  第三件事,江楓要盡快尋找合用的方法,盡快清除體內丹毒,避免對修為產生不利影響,黑蛇之靈太華受傷,器靈小暖輕傷,這兩者與江楓緊密相連,尚需要江楓時時調用靈力溫養,而丹毒在體,便很難為此專注,傾盡全力。

  至于同時尋找隱藏古寶氣息的法門,便只能看機緣了,而且,這件事情,必須在萬分隱秘的情況下進行。

  此外,給楚弈鳴送去禮物,與秋南嘉商議后續事宜,以及尋找雷右旗家眷的事情同樣重要,前者最好是能趕上婚期,中者,對方的態度未明,可能要隨機應對,后者,雷右旗遲遲未歸,他的家眷說不定會因此生活困頓,流離失所,自己也需要盡早去尋覓才是。

  而且,與冷聽濤還有邀約在先,要在土橋鎮見面,先去力宗,一旦因某事拖延太久,便無法成行了。

  故此,權衡再三,江楓決定還是要先一步回到羅川,解決金城派**造成的影響,安定人心,方能繼續傾力解決諸事。至于心中所想,將境內商路南延,直通“新元郡”,再由此進入清禹宗,開辟一條出海的新通路,則更需要從長計議,至少要找到合適的強力盟友,方才能讓此事成真。

  地級修為,說起來修為提升了一個境界,但也只是堪堪達到了左近宗門掌門的水平,并無任何震懾可言,但也并不是毫無用處,至少在淺山宗,江楓相信,足以威服眾人,加上其他手段,足以確保上下同心,勠力向前了。

  還記得初任掌門時那種戰戰兢兢,莫問前程,但求安穩過渡的情形,如今,倒是可以有一番作為了,只是面臨的局面,比之前更加棘手,江楓身形遽動,片刻之后便立在北木郡的最高點,仰望滿天星辰,眺望稀疏的燈火,心中不禁感慨良多。

  就在這時,他心有忽有所感,便將儲物中的“千里陰陽鏡”拿了出來,那上面斑駁扭曲的符號,正漸漸匯成一行小字。

看過《十代掌門》的書友還喜歡

大奖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