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說網 > 武者的闖禍系統 > 第一百一十七章、城主之死

第一百一十七章、城主之死


  老頭失去一口金牙后痛恨劉風到極點,但表面不敢表現出來,顫抖著,捂著滴血的嘴巴和鼻子回到自己的客房,打電話給自己的侄子打去電話,他侄子正是江東城主。

  被踢的滿臉淤青,全身都是腳印,外加腦震蕩的兩個白銀二段武者已經把有人砸場子的消息報告了城主,江東城主帶著一眾手下殺了過來。

  被劉風要求捧個財產的武者們見識了劉風的實力和野蠻程度后,不敢忤逆劉風,紛紛把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來上供。

  劉風收到供品后便毫不猶豫的離開。并對在場的人喊道:

  “告訴城主大人,我叫慕容天狐,江湖人送綽號鬼王。”

  劉風一出酒店便展開神行百變沒入一條小巷中,城主大人的直升機隨后趕到,遠遠便看到在小巷中狂奔的劉風。

  城主認出來,這正是監控中的那個從飯店里出的年輕人,所以對直升機機師命令道:

  “跟著這小子,我要親手弄死他。”

  劉風聽到頭頂有直升機的轟鳴聲,知道是被城主咬住了,他現在有魔刀和火尖槍,加上他白銀二段的實力,是有能力干掉城主的,但劉風還想在城主身上賺取賞金,所以還要留下江東城主一條命。

  但被直升機咬住,想徹底擺脫是不可能啦,因為直升機的視野更加開闊。

  于是劉風猛的跳起,然后左腳踩右腳,然后右腳踩左腳,接著整個人旋轉著向高空攀升而去。他想使用登云六十四步接近直升機,將直升機打爆。

  但江東城主卻發現了擊殺劉風的機會,趁劉風在空中無處借力之時,江東城主突然從直升機上跳下,揮舞著猛虎拳法直撲向劉風。

  劉風知道自己是大意了,太不把城主當根蔥了。

  但劉風并不害怕,他的右手食指金屬化,使用大力金剛指的發力方式向城主戳去,他這右手食指上有火尖槍碎片的加持,那可是三壇海會大神哪吒的神器。

  重要的是,火尖槍碎片能給他的右手食指加持六千斤的力量,而他本身已有兩萬一千斤的力量,加持了這六千斤的力量后,他一指點出的力量能達到兩萬七千斤、而城主的全力一擊不過是兩萬四千斤。

  只是劉風身在半空,沒有借力之處,這將使得劉風力量大打折扣,于是劉風使用了他新學到的輕功,只見他單指朝天指著城主的拳頭,右腳向左腳踩去,然后整個人向上升去。

  正在下墜的城主瞪大眼睛,他從未見過有人可以半空中無法借力的情況下繼續上升,這特么是超人么?

  但現在城主大人已經無法回頭,他大喝著用他最強的一拳砸向劉風。

  接著,一團血霧在空中爆開,坐在直升機上的城主手下都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看到城主的拳頭被劉風一指戳爆,城主粗壯的手臂也斷了。

  “啊。”

  城主的慘叫中充斥著憤怒,絕望和痛苦,然后城主腦袋向下向地面墜去。

  剛才在力量的正面交鋒中,城主落敗,這也給他造成極大的心理打擊,所以當劉風將佛山無影腳中的連環腳踢向城主時,城主沒有反抗,只是下意識的用左臂格擋,但因為斗志已無,自知必死,所以左臂上也沒有力量。

  所以城主被劉風踢的快速向地面墜去。

  “轟。”的一聲。

  城主巨人般的身軀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但城主并沒有死去,這是因為他的身體太強壯了。

  劉風本想擊殺城主大人,但想到城主大人還能幫他提高賞金,伸出的手便收了回去,對城主冷冷的放了句話:

  “你不是我的對手,有膽找人來干我。”

  說罷,劉風傲然向遠處走去。

  城主的手下立刻降下直升機,將受重傷的城主抬上直升機拉回城主府邸的手術室為城主治療。

  城主在直升機上便陷入深度昏迷,一被抬下直升機后立刻被抬進手術室。

  手術室的醫生早就做好了做手術的準備,一支金屬手臂骨骼已經準備就緒,一會金屬骨骼將和城主的身體完美融合,讓城主大人繼續能靠拳頭制霸江東城。

  手術進行了一個小時便結束了,城主手下的幾個強者都等在手術室外,手術一結束他們便圍上去,一個大號擔架車被面色難看,滿頭大汗的醫生們推出來。

  身形巨大的城主面如死灰的躺在擔架車上,看上去已經沒有了生機。

  幾個白銀二段或白銀一段的武者也面色難看起來,他們還想靠江東城主帶他們走進世界貴族的行列呢,沒想到城主竟然死了。

  城主手下資歷最深的白銀二段武者冷冷的問主治醫生道:

  “城主大人是怎么死的?”

  那主治醫生擦著額頭上的大汗說道:

  “城主大人斷的并不只是手臂,和手臂連接的肩胛骨,鎖骨也斷成了數截,其中鎖骨刺穿了咽喉,雖然我們把刺入咽喉的鎖骨取出來,但刺破的咽喉還沒有補上,城主大人已經停止呼吸了。”

  “哼,你們這些廢物滾下去等著受處罰吧。”

  白銀二段武者冷哼一聲把顫巍巍的醫生喝退,然后對他的師弟們說道:

  “師傅的后事及師傅負責的一切事務將由我來主持,你們沒有異議吧。”

  城主的得力手下也是城主早期開武道館時的徒弟,而要接管城主權利的武者就是武道館的大師兄。

  其他人本來想的是分享城主權利,將江東城分成幾個區,他們一人管一個區,實現對江東城的共同管理,所以對大師兄吃獨食的行為十分不滿,但立時暴起發難,他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一旦讓大師兄跑了,江東城內將陷入長期的武者火并狀態,這是誰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只能暫時同意,以后找機會可以暗殺大師兄。

  在城主的手下們籌備葬禮的時候。

  最終法庭的接待大廳里來了一個身穿和服的中年壯漢,他背上背著一把兩米余長的太刀,腰間還掛著把一米余長的打刀,雖然這些刀都是加長版的,但對三米余高的壯漢來說并不算長。

  壯漢還留著和族人標致性的人丹胡,而他的武者袖標上繡著一把金色的寶劍,壯漢一見到接待員便喝道:

  “八嘎,叫你們的法官出來,我想問問他是怎么做法官的?”

看過《武者的闖禍系統》的書友還喜歡

大奖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