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說網 > 艦獸的提督 > 241 艾爾返航

  仿佛是開了掛一般,艾爾的每一個機動都完美地利用隕石的遮擋靠近對方戰艦,然后突襲,鋒利的激光切割器簡直就是型戰艦的克星,薄弱的裝甲層仿佛是遇到了火焰刀的牛油一般被一刀兩斷。

  如果無人戰艦真的有智能,恐怕此時一定會大喊“你這個飛機作弊啊,我藏得這么好你怎么知道我躲在后面的!”

  艾爾的確是在作弊,此時她仿佛是被林夏指引著開無雙一般,只用機械地朝著網絡動態圖中標明的位置突擊,然后偷襲,盡管林夏并不在機艙里面。

  同時開掛的還不止艾爾,還有剛才被打得暈頭轉向的反抗軍護衛艦,似乎是胡亂地朝著空曠的地方射擊,卻總能碰巧擊中為了躲避艾爾而露出來的無人護衛艦。

  無人護衛艦的防空炮都忙著應付艾爾,更是無暇顧及反抗軍的炮彈,只是短短的十幾分鐘,居然被翻了盤,原本4:0的戰績,現在已經變成了5:8.

  反抗軍放棄了受傷最嚴重的一號艦和四號艦,撈上逃生艙之后追著在隕石帶里活蹦亂跳的艾爾,開始朝深處逃亡。

  如果隕石帶是輕型戰艦的獵殺場,那此時簡直就是艾爾的堂。隕石的掩護為她的突擊創造了更加完美的條件,可以將自己近身的優勢完美發揮出來,無人戰艦在四艘重傷四艘輕傷之后,智能地選擇了撤退,所有戰艦開始集結,正好跟最開始的情形反了過來,不斷從各種隕石后面突然躥出來的戰機將一個隊的戰艦給驅趕出了隕石帶。

  無人戰艦下沉到離隕石帶一千公里的距離才從新調頭編組陣型,其中四艘上濃煙滾滾,很明顯是能源艙遭到了攻擊不但泄露還在劇烈燃燒著。

  威廉帶著自己的主力艦隊趕到時,寄予厚望的無人戰艦凄慘的樣子讓他一陣心疼,開始懷疑自己家族是不是做了錯誤的選擇,這些戰艦貌似也沒有父親告訴自己的那么厲害啊,只留下了兩艘反抗軍的戰艦,自己卻傷了八艘,早知道還不如帶兩隊普通護衛艦呢……

  當然此時林夏在威廉的旗艦上呼呼大睡,與夢中的艾和一起幫著艾爾帶領反抗軍戰艦逃跑。

  不林夏,只艾爾把反抗軍帶出了行星帶之后,緩慢地靠近三號艦,隨后發出了停靠請求。

  反抗軍的戰艦自然沒有機庫,但是碰巧他們的船是由商船改造的,同時還為了安置陸戰機甲,特意改造了貨艙。當貨艙的大門打開后,艾爾緩慢地在牽引光束的作用下停進艙里。

  馬大哈特意來迎接林夏,首先要感謝他幫助自己的先鋒隊逃離了核心區那些機器士兵的包圍,其次要感謝他再次舍身相救,幫自己的艦隊逃過了一劫。

  只不過來到貨艙時,發現戰機并不是入艙前的行進狀態,而好似張牙舞爪地再次變身為半戰機半機甲的形式。

  二號首長不明所以,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突然發現戰機的駕駛艙并沒有覆蓋裝甲板,透過透明的艙蓋,可以看到里面空空如也。

  “嗡!”一聲機器運動的蜂鳴,戰機機甲的右臂移動,將電磁防空炮頂到了二號首長的腦袋上。

  看著比自己腦袋還大的多管炮口,聽著耳邊那悅耳的女生聲音響起,“立刻送我去方舟星系,馬上!”

  戰機不是被人控制的,所以這戰機鬧鬼了?

  被鬧鬼聊戰機挾持的反抗軍首領立刻連連點頭,“送你去,馬上!”

  利用自己的偷渡線路,三號戰艦脫離了編隊后獨自飛向虛空,在一座看似廢棄的空間站里,由隱藏的反抗軍人員完成了破損的修補和外部改裝,又搖身一變成為一艘某公司旗下快淘汰的老舊商船,蹣跚著踏上航線。

  這次即使是換裝了,反抗軍也沒敢大搖大擺地走公共航線,因為改裝的時候已經收到了消息,警戒艦隊被下了死命令攔截一切可以商船,同時由前線調回來的士兵編入警戒艦隊執行登船檢查任務……

  這次登艦的不再是已經被反抗軍策反或者收了足夠好處的三線部隊了,而是軍紀相對嚴厲的多,執行命令也非常嚴格的一線部隊士兵,如果讓他們看到貨艙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比如十米高的機甲,大量的武器和單人防御掛件什么的,肯定會被全艦抓進監獄里喝茶。

  偷偷摸摸地利用走私航路繞到了星系外圍,經過重重艱難險阻之后,反抗軍總算溜出了伊甸園星系,通過躍遷來到了方舟星系。

  相對于伊甸園來,方舟星系的氣氛相對更松弛一些,至少在躍遷區外圍警戒的艦隊就沒有攔截這艘從伊甸園過來的商船,讓它大搖大擺地帶著一隊反賊和一架剛剛削了隱修會秘密武裝一頓的戰機飛向了星系首府方舟星。

  其實不用艾爾脅迫,二號首領也不敢留在伊甸園星系了,這次的行動明顯是被對方收到了風聲,不定就是因為隱修會已經將魔爪伸進了自己的隊伍里面。

  當方舟星終于在完成最后一次跳躍后出現在懸窗外時,馬大哈才真正的松了口氣,至少在這里,自己的安全是有保證的,最基本的,那架見了鬼的戰機已經偷偷溜出了貨艙,自己朝著方舟星的軌道飛去。

  艾爾焦急的甚至等不急跟著反抗軍走港口降落了,直接自己返航,不管不關沖進了大氣層,朝著自己熟悉的氣息沖去,在謝菲爾德家的戰艦停泊場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顆明亮的流星。

  嗚嗚的警報聲響起,停泊場周圍的基地中,開始升起一件件防空武器,各種口徑的槍炮指向空正越變越大的流星,同時停泊場開始疏散,執行警備任務的戰艦也開始啟動升空,一時間滾滾煙塵包裹了這座巨大的停泊基地。

  “報告,對方仍然沒有響應我們的呼叫,也無法確認識別代號,是否發起攻擊?”基地司令室里,一名參謀正向老謝菲爾德請令。

看過《艦獸的提督》的書友還喜歡

大奖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