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說網 > 重生寵花暖且香 > 121.終章

  言景行一直很想有個女娃娃,皮膚白白的,眼睛大大的,愛花,愛笑,會哭鬧卻不煩人的那種。暖香也想要個女娃娃,能跟自己一起繡花,澆花,插花,烙餅子的那一種。貼心小棉襖,誰有誰知道。大寶寶修羽也像要個女娃娃,可以崇拜他,服從他,幫他做功課,幫他吃胡蘿卜的那種。于是,眾人懷抱著熱切的希望,開始了新一輪的興奮和激動。

  暖香開始收拾小東西,葡萄紫,檸檬黃,水粉,素紅,柳綠,鵝黃,怎么嬌嫩鮮艷怎么來。“聽說懷女寶,皮膚會變好,不會長懷孕斑”暖香對鏡自視,自覺壓倒桃花,吹彈可破,“我記得懷果果的時候,我是長了兩點黃斑的。這才可見是個姑娘了。”

  唯有老夫人去了云龍寺求簽。云龍寺享譽百年,聞名海內,皇家都信重,還封了御用大國師。老夫人以前是不信的,后來年紀大了,又漸漸的信了。云龍山上風景秀麗,有明泉飛瀑,還有金光怪石。暖香趁著身體不重,精神旺盛,也親自去了。畢竟求福這種事,還是親自去了,顯得有誠意。又車馬轎子,有山攆子,還有幾個婆子跟著,前呼后擁,小心謹慎,總不會出問題。暖香也自認不是經不起磕碰,一動就碎的紙人。

  祖孫二人在佛前誠心求了一簽,簽曰“蓮葉凌波起,圖畫裁剪成,雷雨落下云飛動,漢白玉殿宿南風。”暖香已經過了頭三月,長了點肚子,也在這里求福,看到簽就笑道:“又是蓮,又是畫,又是云,又是白玉。可見是個女娃了。”

  老夫人嗤得一笑,并不言語。“天機不可泄露,生啥是啥,男孩也不多,女孩也金貴。”暖香深深感謝老人深明大義。畢竟聽說明玉去了婆家后,頭胎生了個胖閨女,瞧著圓胖可愛,卻要遭婆婆言語嫌棄,而婆家是李氏娘家,李氏也不護著她。如今正在全力奮斗,也不怕床底之事了,努力奮斗個兒子出來。

  為著讓她安心養胎,老夫人把內宅事又接了過去,親自監管著幾個管事的婆子麼麼。暖香的生活又開始變得悠哉。去忠勇伯府看看老太太,去輔國公府瞧瞧姑母,一幫同批的女兒中,就剩下秦榮圓未嫁。那邊廂,她娘扶欄遠望,瞧著暖香頭戴累絲掛珠金鳳,項圈雙繞白玉珠,跟著一個婆子一個丫鬟。手里牽著一個,肚里還有一個十分羨慕。

  末了感嘆一句,女兒還不懂事。而她這當母親的,頭發都要愁白了。卻不料,她幾次言語中露出不滿,秦榮圓反倒破罐子破摔:“寧和郡主不是也沒有嫁?這娘家自然有我的嫁妝花用,又不礙著旁人。”

  “寧和郡主已經得了靜容仙子的雅號,這樣奇女子大周也是頭一份了。難道你也出家去嗎?我們輔國公府人口眾多,老太太百年之后,定然要分家的,秦言氏那么多兒子,到時候我們這一房可是吃虧。”

  “吃虧?我是個女孩子就讓你吃虧了嗎?生成女的也賴我?這又不是我愿意的”秦榮圓一扭身爬在床上,嗚嗚的哭了:“又不是我想當女孩子的,我倒想跟男的一樣,娶了老婆召了小妾來伺候自己呢。一輩子被人嬌著慣著,同樣是秦家后輩,那些哥哥們都是娶了嫂子,要人扶持的,怎么偏我要去服侍別人?”

  這可是傻話。她娘倒氣笑了:“一輩子嬌著慣著?那你也得有本事遇到那樣的男人啊。你是傾國傾城,還是才華過人?還是溫柔體貼?堂堂輔國公府小姐,哪個真要你伺候?你倒好,上次姨母來了,要看看你的伙計,你說早上起晚了,還沒做好,隨便指著借口也倒算了,你竟然直接說冬天不想起床。這么懶散,哪個婆婆敢要你?還拿捏你表哥,親姨母都心思活動,不敢要你當兒媳了!”

  “姨母以前說了她就喜歡我這樣嬌貴直爽的女孩子呀。臨到頭又變卦,是她自己人心無常,怎么能賴我?”

  “以前是當閨女,別人家的女兒,夸兩句又不嘴疼,現在是娶兒媳婦,那能一樣嗎?”她娘也生氣了,手帕一甩:“實話說了吧,現在沒分家,你還是輔國公府小姐,分了家,你可是從五品員外郎的女兒了。你覺得那秦言氏還會看顧我們?到時候身家千差百倍,你又能嫁到什么好人家?”

  秦榮圓心知她娘說的實話,心里更難過了。不就是要一輩子安逸嬌慣嘛,怎么人人都覺得她過分,連娘都覺得自己多余了。

  秦言氏聽著西邊院子傳來哭鬧聲,瓷器碎裂聲,痛飲一口香茶:“哪個女人不想被被嬌慣一輩子?只是等閑遇不到罷了,這樣命運的女孩子,簡直是祖墳冒青煙,要不然,就是前三輩子當了整整三輩子修路修橋的大善人,所以得了這樣洪福。”

  暖香自感此生生育這么順利,多得秦言氏提點,所以知恩圖報,時不時帶上點小東西來走動。聽她如此說,便笑道:“世間真有這樣好命的女孩子嗎?按道理最最得天獨厚的孩子該是公主了,可我看那些公主們也都不是很舒心。”

  “愈是小門小戶的,嬌慣起來才愈過分。我們這種人家,要慣能慣到哪里去?”

  暖香知道她這句話是攻擊秦榮圓母女,那娘親門第不高,所以才加倍補償,在女兒身上滿足自己當姑娘的時候對寵愛和嬌慣的饑渴。這代價,略微有點大。人最難,是隨心所欲,說到底,不過是在妥協中達到平衡。

  秦言氏揉著手絹,滴溜溜打量暖香一遭,忽然笑道:“這樣的人,還真有一個,蜜糖罐里被嬌慣了一輩子。”

  暖香驚訝的拿指頭指著自己:“你不會是說我吧?”

  “不是,你運好,但底兒不好。”秦言氏笑道:“我說的是你外祖母,先許夫人和當今太后的親娘,如今鎮國公府的老祖宗。”

  暖香腦海里又冒出了那個身體富態,鶴發童顏,精神矍鑠的老太太。果果喜歡她,她也最喜歡果果,倆人玩得極好,丟花球,蕩秋千,簪花草。這也倒罷了,一起玩過家家,老太太竟然要扮新娘……不開心了,就哭鼻子,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老太太可是鎮國公府名副其實的活寶。

  “當年,老鎮國公是她爹爹的關門子弟,叫她師妹。在家里被爹娘千嬌萬寵,被師兄娶回家去,也是百般呵護。她爹爹,她夫君老國公,都是那種尊妻敬妻的厚道男人,連個正式的妾都沒抬。家事簡單,又攤上內外一把抓的夫婿,一輩子保駕護航,可不就啥都不用操心,單等著被寵?夫婿沒了,兒女也都長起來了。除了你那先去的婆母,大女兒死在了自己前頭,她這一輩子都沒遇到糟心事。”

  秦言氏越說眼睛越亮,顯然在羨慕、活成自己親娘,寧遠侯老夫人那樣,叫本事,青年守寡,還撐著偌大侯府三代不沒落。但活成鎮國公老太太那樣,就真是福氣了。暖香也聽得無比羨慕,心馳神往,忍不住摸自己肚子,這小丫頭要是生出來,是不是也有外祖母那樣的福氣?

  “只顧著說話了,來吃菜。”秦言氏讓暖香:“現在已經不吐了吧?不避油吧?嘗嘗這個,倒比一般菜更合孕婦口味。”

  “這次倒沒有怎么吐,就是容易困,會多睡會兒,沒什么早孕反應。”

  “女孩子就是給娘省心。”秦言氏頗為羨慕的感慨,有四個優秀兒子,卻只能養只貓當閨女她,總會有這種又驕傲又欣慰的遺憾。

  暖香舉起筷子看,龍眼大的肉塊,通體焦黃,一咬,外感酥脆,內里鮮嫩柔軟,濃香滿口,當即贊道:“姑母厲害,這手藝沒誰了。是雞肉吧?素雞。”

  “為了對付你那國公姑父練出來的。”秦言氏笑道:“沒法子,女人嘛,適可而止的表示一下體貼,才能讓夫婿感動又喜歡。經常做飯,那就成了燒火婆,他習慣了,還看輕你。給你說,男人可不能慣著。平白把自己放在奴婢位置的,那是傻子。”

  暖香深以為然的點頭,心里卻道景哥哥倒是不這樣。

  約坐了兩個時辰,說了一車子閑話,暖香聽到下人來報侯爺來接她了。秦言氏怎么會放過這個打趣的機會,當即笑道:“看看,看看,倆人恨不得終日里黏在一處,難道在我這里多坐一會兒,我就會把你賣了不成?眼瞧著孩子都有了,還油鍋炸油條似的,雙纏股分不開。夜不怕小輩們笑話。”

  言景行隨即笑道:“姑母且放心,這里都是長輩,沒有小輩。長輩無論如何都要笑小輩,那小輩們也只好受著。”

  “瞧你這嘴,我頂不喜歡跟你說話。”一邊說著一邊輕推暖香一把:“去吧,小心我賣了你了。”

  暖香有些不好意思,正巧這時,果果從馬車里探出頭來,“娘親?姑奶奶!”

  “呀,又長高了些。”秦言氏招手逗他:“下次到這里玩記著帶贍養費,我家里又添了幾只貓仔。一看花色就是草莓的。你們家的貓讓我家妞妞生孩子,我怎么能給你們白養呢?趕緊的啊,該補了都補了。”

  言景行抓住后背衣服,把果果從馬車上放下去,果果立即邁著小短腿跑了過去:“好噠,下次我帶只老鼠過來,替草莓送給您那妞妞。”

  秦言氏當即愣住:老鼠?她要耗子干嘛?果果還在興奮的比劃:“爺爺帶我去山上玩,棉花地里,繩子絀到了大田鼠。小鼻子,大眼睛,灰色的毛,有這么大!”他比出的幾乎是一只狗的大小:“明天我給您送過來。”

  “不,不用了。”秦言氏急忙拒絕:那么大的老鼠,想想都覺得滲人。

  言景行不由自主的笑出來,先把暖香扶上馬車,又把兒子重新領上去。一想到姑母好強了一輩子,這次倒在娃娃面前吃癟了,就忍不住揉了揉肉包子的臉。為什么姑母說貓仔是草莓的寶寶呢?果果坐在爹娘中間,看看爹爹又看看娘親,又看看娘親的肚子,忽然抓抓頭問道:“爹爹,娃娃是怎么跑到肚子里去的?”

  大約所有的父母都會遭遇這一回。用那純真無邪的小眼神看著爹媽:“我是怎么出現的?”暖香就比較慘了,自幼被徐春嬌荼毒,知道自己是田地里撿的,烏鴉刁來的,反正都是不吉利的賠錢貨。而言景行稍微好一點,生母許夫人頗具浪漫情懷“你來自池塘里最美的那顆紅蓮。”這讓他很長一段時間內,以為自己跟蓮藕塑身的哪吒有這樣那樣的關系。

  現在到了自己身上,這個問題同樣難回答,言景行和暖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暖香一扭頭,閉眼裝睡,靠在言景行肩膀上:“哎呀,我最近容易困,讓我瞇一會兒。”

  于是,寶寶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就瞄準了言景行,顯然一幅得不到答案,誓不罷休的模樣。言景行團起拳頭,嚴肅的咳了一聲,慢慢放下袖子:“……你猜?”

  大寶寶抓抓頭,摸摸暖香的肚子:“吃下去的?”

  咔?暖香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忍得分外辛苦。

  “差不多吧。”言景行摸摸他的頭。

  “我也被吃過?然后又吐出來?”寶寶捂著小臉,一副驚恐模樣,顯然腦補了一個血腥故事。

  言景行猶豫片刻,還是決定讓孩子的童年不要過得太兇殘,于是斟酌半晌,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準確的來講,是吃了我。嘶~”

  暖香伸在背后的手,照他腰使勁掐了上去:你說的這是什么話!

  娘親吃了爹爹,所以就有了我?好復雜的關系,大寶寶一腦袋問號。“那我要是想要個娃娃,是不是也得找個人吃一吃?”

  “一般人不行,”言景行握住暖香的手,強忍著保持語調不變:“得是你很喜歡很喜歡那種,然后你也得讓她對你很喜歡很喜歡。這樣才行。”

  “怎么才算是很喜歡很喜歡?”

  “……會讓人你覺得饑餓的那種。”言景行松了口氣,這點題點得不錯,跟他提出的“吃下去”理論相互照應,這事應該了了。

  “哦,”寶寶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原來我很喜歡很喜歡劉大嬸。每次看到她我都覺得餓。要不,我去問她試試,她也很喜歡很喜歡我……”

  “不許!”暖香顧不得裝睡了,一咕嚕爬起,強行中止。劉大嬸是福壽堂老夫人欽點的廚娘,身上常年帶著烤肉的香味。這小家伙要是一問,那他倆還活不活了?

  小家伙一臉懵懂。暖香忙道:“這是很重要很重要,一輩子只能有一次的那種“很喜歡”,非常神圣,你不可以隨便問哦。要長大一點。”

  “好想長大。”小家伙攤開四肢平坦在馬車車板上。“我要長高。明天跟爺爺去跑圈。”

  終于正常了,成功過了這關,夫妻倆對視一眼,心有余悸。

  在一個風和日麗,花香草軟,白鴿起舞,怎么看都會有小仙女誕生的日子里,寧遠侯府在眾人期盼之下,迎來了大家心心念念的一個――男孩子。

  “所以,為什么是男孩子?”暖香是經產婦,一個時辰就順利生下了孩子,這個時候已可以靠著番石榴紅的葡萄紋大枕頭坐起來,兩眼呆呆的望著前方衣柜上高踞盤臥的草莓。“不應該是個小姑娘嗎?”她準備的小衣服都是粉紅水嫩兔兒鴨兒的。

  “所以,是個男孩子。”言景行看著產婆抱出來的小孩再次進行確認,好歹是第二次,他已經接受了那紅彤彤的,剝皮猴子的造型,非常淡定囑咐雙成給一眾下人打賞。男孩子就男孩子,好事。言景行微微有點意外,但依然很開心。

  老夫人倒是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滿臉愉悅的抱住了自己的二孫子。暖香詫異的道:“祖母,您早猜到是男孩?”

  這時候她又拿出了當初在云龍寺求得簽“蓮葉凌波起。蓮葉何田田,凌波,就是得水之力,田加力,就是男。圖畫裁剪成。畫字裁去邊框還是田,云飛動,動飛了云,還是力。田加力,又是男。最后一句更明白,漢白玉,漢就是漢子,白玉,就是寶。大師的簽上都說了是男寶嘛。”

  暖香這才恍然大悟。那孩子細細的眉眼,安穩如水的躺在那里,倒是十分乖巧,不哭鬧,也不像果果小時候那么好動。在肚子里就是這么懶洋洋的,胎動也不多,也難怪暖香一廂情愿的覺得會是個乖巧文靜的女孩子。

  唯一喜出望外的就是老侯爺了。“男孩?呀,男孩好。打架親兄弟。以后修羽再跑步去玩,就不用擔心沒人幫手了。”言景行頗為無語,修羽這小子眼看就被您教成小霸王了,您還擔心他被旁人欺負?

  “小弟弟?不是小妹妹?”被送到輔國公府玩耍的果果也會來了,爬在搖籃邊踮著腳看。他伸指頭戳戳那真紅色繡牡丹的小包裹,“為什么不吐個女孩子出來呢?”

  言景行隨即把包裹遞給奶娘,對大小子道:“這個要見到了娃娃才知道,叫驚喜,并不能提前預定的。就跟你釣魚一樣,魚兒上鉤之前,你并不知道自己釣住的是草魚還是鯽魚或者鯉魚。”

  “原來是這樣。”修羽摸摸頭,那就是說這個小孩子跟我一樣?“他會不會搶我的火尖槍,或者跟我爭小酥肉呢?”

  “他不懂道理,你可以教他。”言景行摸摸長子的頭,忽然想到倆兒子將來不知道會不會爭家產。哎,我還是自己賺錢自己花吧,省事。

  “其實火尖槍和小酥肉我都可以讓給他的。”修羽忽然有點失落:“但是他搶走了我的娘親。”暖香懷孕八個月后,修羽就移出了正堂的臥室,睡在榮澤堂的隔邊。如今老二出生,自然睡了他以前睡過的小搖籃,還照舊擺在以前擺放的位置。

  言景行嗤得笑了,單手把修羽抱起來:“你又長高了,二尺?把腿翹起來,不要踢到我的衣服。”修羽有雙亮而大的眼睛,陽光下好比兩顆掛珠葡萄。他摸摸兒子的小腦瓜,“娘親最疼你了。你不用擔心,現在只是弟弟太小了。等他長大點,就可以跟你一起玩了。吶,其實有個弟弟是好事,至少你下次再把花瓶打破,就不用假裝是草莓闖的禍,那根本無法讓我們相信。”

  “哦,我可以說是弟弟打破的?”修羽雙眼一亮,又立即黯淡,一本正經的道:“爹爹,就是草莓弄得,不是我。”

  “是你在追草莓,害得它跳來跳去。”

  “不不不,是草莓先動手的。”

  言景行又笑了,一邊笑,一邊抱著他往屋里走:“哪怕后面有了一連串的孩子,頭一個娃娃在父母心中的地位也是不一樣的。以后,我會更加嚴格的要求你。你可要做好準備。晚上一個人睡覺害怕嗎?”

  “不怕。”

  “可是你昨天半夜忽然哭了。哭了兩聲又睡著了。”

  “不是我。”修羽立即否認:“是草莓,哦不,是弟弟。”

  言景行隨手捏他耳朵。其實他本人不大懂這種心理落差。因為自幼在寧遠侯府便有獨特而高貴的地位。那個時候,母親還在世,父親身邊沒有別的女人,家中也沒有別的小孩。等到妹妹出生,母親又病倒了,擔心和壓抑居多,倒是沒有別的心思。后來有了仁行,但他早已懂事,而嫡庶又沒法比。身邊有的是兄弟相殘骨肉互斗的案例,若不用心關愛,引導,所謂的兄友弟恭,團結一心,不過是父母的一廂情愿。

  “對了爹爹”被父親抱在懷里的修羽忽然冒出個奇怪的念頭:“祖父說天下雨是因為老天爺在流口水,因為我手里的烤地瓜太香甜了。”

  小孩子的腦瓜里總有一堆奇怪的問題,比如某天言景行趁著休沐帶母子倆去河邊玩,恰巧看到漁夫在晾曬漁網,于是小家伙就突發奇想:“爹爹,我要是把漁網吃下去了,會不會像蜘蛛一樣結出網子?”所以現在,他也習慣了小孩子時不時冒出來的奇思妙想。

  不過這次,他應該是被爺爺給哄了。言景行印象里卻是有那么一回,父親心疼戰馬,現在賦閑在家,為了讓馬能跑開,時不時就會騎出去溜溜,現在修羽長大了點,他就順帶溜小孩。誰知夏天隔河溝下雨,祖孫兩個都淋成了落湯雞。修羽又開始了自己的每日一問“天為什么會下雨”,自己父親也就滿嘴跑馬。關于老爺的回答,言景行并沒有太大異議,只能說大部分大人面對孩子各種有趣的問題都會隨便忽悠過去。

  只是平白覺得有點惡心。老天爺的口水……那以后煙雨迷蒙,纏綿悱惻的景致,誰還有心情作詩作畫去?他懷疑父親是在轉著彎表達對自己的看不順眼

  “我要怎樣才能給老天爺送個烤地瓜吃呢?”

  竟然信了!言景行心道跟他那相信彩虹是神獸的娘親一樣。好吧,那就哄到底,他四下望了望,指指院中一棵大梧桐樹:“放到樹杈上去就好了。老天爺就會來吃了。”

  “……那不就被喜鵲吃光了嗎?我又不是傻乎乎的小孩子。”

  你是傻乎乎的大孩子。言景行一本正經的道:“這你就不懂了。喜鵲本就是老天爺自己。牛郎織女的故事爺爺給你講過吧?她倆怎么見面的,靠喜鵲嘛。那喜鵲就是老天爺變的。因為老天爺管著天上那么多神仙,自己女兒當先亂了規矩,親女兒犯錯他要不處理,那對其他的神仙就會不公平。他是個合格的領導,就處罰了自己的女兒。但他又是個心疼女兒的父親,怎么辦呢?他每年就偷偷的變成喜鵲去讓女兒和牛郎見面。”

  “哦,原來這樣。”修羽恍然大悟。

  其實言景行并不大喜歡牛郎織女這個故事。盲目歌頌愛情并不是好事。因為他此前一直以為自己二胎會有個姑娘,所以未免代入了老天爺的心理:若有個小仙女樣的女兒,定然舍不得她嫁給放牛的。所以他現在對董永和七仙女,牛郎和織女,許仙和白素貞等等故事都不喜歡,花林秀葩就該配芝蘭玉樹嘛,總去謳歌女孩主動奉獻,扶貧,連帶犧牲的婚姻算怎么一回事?

  忽悠完畢,言景行果真讓下人找了塊烤地瓜過來,抱著修羽,舉高,讓他親手卡在了樹枝上。然后,父子兩個站的遠遠的,昂頭看著,等喜鵲來吃……

  暖香一出門就見到了這樣的場景,看看父子倆,又看看樹,這是,又在玩待兔的游戲?景哥哥這次連帶自己一起坑了?

  言修羽愈發憧憬自己的父親了。他什么道理都懂,什么事情都明白。不過,他為什么不去生小孩呢?非要讓娘親那么辛苦的去生。一人生一次才公平嘛。言景行看他眼神就覺得不對,明智的在他開口之前,拿起一塊地瓜塞住了他嘴。

  “唔……”

  實際上有了兩個孩子,要調和關系還是要費點事。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這個問題好像越來越嚴重了。尤其又過了洗三,又到了滿月,來來往往的客人,關注點自然都在剛出生的二寶身上,對修羽就會說:“呀,以后當哥哥了,可要更勇敢。以后不許撒嬌哭鬧了哦,大哥哥是不許這樣做的。”有的人還會故意逗他:“果果啊,你看現在有了弟弟,好吃的好玩的都要給他了。”“猜猜娘親更喜歡哪一個?”

  暖香沒辦法,別人管不了,只得管束身邊下人,還是伺候的奶娘丫頭,誰都不許再這樣給少爺開玩笑。小孩內心又單純,又敏感,容易當真的。

  哪怕一開始修羽心無芥蒂,但聽多了自己也看多了就有點不開心了。這天一早,暖香才剛起床,穿著淺紅色窄袖齊膝襖,下面穿著乳白色金蓮撒腳裙,頭上梳了工整的倭墮髻,斜插著一支金鑲玉蝴蝶簪子,領口那心形鎖邊上還有兩朵工筆精繡牡丹。因為身子調養的好,現在又恢復了窈窕身材,略微豐滿了點,倒似顯得肌膚更加白嫩了。

  她剛把擦臉的云香羅帕放下,一個小東西就撞進了裙子里。“我還以為是草莓。”暖香笑笑把修羽從膝蓋上扒起來:“起得挺早呀。昨天玩了那么久,今天腿酸不酸?”

  “不酸。”修羽好比草莓一樣,黏住了主人的腿,暖香剛把他拉起來,他又一頭撲了進來,暖香后退一步,他也后退一步,暖香回身坐在了榻上,他也亦步亦趨的跟了過去。臉蛋埋在娘親光滑柔軟的裙擺里,死活不肯起身。

  這孩子,昨天出去玩被人給欺負了嗎?不會呀,修羽很機靈,個性偏強,往日里都是暖香約束著他,免得別人家孩子被欺負的。

  修羽長得很快,骨骼也韌,估計將來會跟父親,或者祖父一樣,都有高高的個子。暖香低了頭,修羽點著腳,埋頭在她懷里,卻忽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甜甜的奶香味,很熟悉,很懷念。他吸吸鼻子,用小臉去蹭暖香的胸部。暖香被那毛絨絨的頭頂弄得直癢癢,咯咯笑起來,不能再蹭了,她的奶水向來充足,現在老二還沒吃,再蹭就要流出來了。

  他也醒了,爭著眼睛看面前掛著的,風一吹就晃蕩的連錦花球,兩個漆黑的瞳仁轉來轉去分外有趣,言景行抖過他幾次,還跟暖香笑道:“這娃娃跟貓也什么區別嘛。”草莓還不是這樣逗的?這個小孩命盤上五行缺水,于是名字叫修澤。

  被奶娘抱著坐起來,他看到暖香抱著另一個孩子,那小孩膩在娘親懷里,立即笑了,舉著手往暖香那里撲,一邊撲一邊“啊啊”的叫,這個小胖墩,現在還不會說話。不會叫人選學會了爭寵。暖香也是無奈,拍拍修羽的背:“你看,小弟弟醒了。”

  修羽卻仿佛要印證娘親更疼他一般,抱著暖香的衣襟不丟手,暖香無奈,只好把他抱起來,一起帶過去,在澤哥兒旁邊放下。

  修澤卻也奇怪,本來是要娘的,小哥哥在身邊放下,卻又對小哥哥更感興趣,咯咯笑著,撅著屁股要爬過去。他的手臂和腿力量都還不夠,爬得歪歪扭扭。那奇怪的姿勢倒把本來有點郁悶的修羽給逗樂了。

  修羽看著修澤圓滾滾的小肚子,胖乎乎的小胳膊,詫異的看著暖香:“娘親,我當初也這個樣子嗎?”

  暖香笑道:“不,你要結實一點,也更愛動,澤哥兒比較安靜,你會坐會怕都比他早。”修羽忽然覺得有點驕傲。“修澤平日睡醒后,都會默默吃指頭,或者看搖籃上掛的玩具。今兒是看到你了,所以立即就爬起來了。”

  我的功勞!修羽莫名的,又多一層驕傲。

  暖香摸摸他的臉蛋:“昨天爹爹教你背書了?我說他太心急了,開蒙可以等明年,你要是太辛苦了,咱們就明年再開始。”

  呀,娘親果然好疼好疼我,都要為了我去駁父親的話了。修羽忽然就放心了。正想著呢,修澤那胖乎乎的小手,忽然就拉住了他的指頭放進了自己嘴里添起來。添一舔,似乎又覺得味道不對,于是又添回自己的。

  修羽納悶的抬頭:“小弟弟為什么要吃我的指頭呢?”

  暖香笑了,指指那正用爪子不斷擦臉的草莓:“因為人娃還小,在小弟弟這么大的時候,就跟小動物一樣,用嘴巴和舌頭來認識這個世界。看到喜歡的,就想嘗一嘗。”

  他喜歡我?修羽看看坐在那里沖自己笑的胖小子,也拿起他的小指頭吮了一下。用信任的眼光看著他。你懂得!

  暖香嗤得笑了,親親修羽光嫩的腮幫,真是好孩子。“來來來,娘親給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樣?”

  “上次姑母做的那種假雞。有一朵蘿卜花放在那里的那種。”

  暖香笑了:“那是卷筒素嫩雞”。當初確實在輔國公府吃過一次,倒難為他記到現在。榮澤堂的下人都是到夫人把兩個寶寶看得比自己都重要,所以也不阻攔,只趕緊擺出簡單的早膳。暖香在糖兒的伺候下用了碗八寶粥,吃了兩只鮮肉小籠包,這才到廚房里去。

  誰知,剛要動身,修羽眼中卻忽然冒出了詫異,“娘親這是怎么了?”原來暖香的襖衫比較寬松,方才被修澤一拉,領口那里就散開了一點。脖頸上明顯有塊紅印子。暖香急忙把衣服重新拉好,蓋得嚴嚴實實的,若無其事的站起身體:“我們要去廚房挑土豆了,要金燦燦黃澄澄的,又圓又胖那樣的才行。冬菇也得提前泡上,嗯”暖香還是不自然的摸摸脖子,加了一句“多放點菇!”

  都是景哥哥的錯,害我今天被孩子抓包。

  可惜小孩會被隨口編造的答案忽悠,卻不會輕易放棄的疑問,“脖子那里怎么了?現在又沒有蚊子。”

  暖香正交代下人把青菜洗好,豆腐衣,熟筍,面粉準備好。她本也擅長敷衍,但面對自己的小孩,隨便哄騙,總會有種罪惡感,尤其被那亮晶晶水汪汪,純潔無邪的眼睛看著,平白多點無措。被纏得沒法了,便道:“等下午爹爹回來了,你去問爹爹吧,爹爹總知道的。他的這里”暖香敲敲鎖骨位置:“也有一個紅印子。我不知道,他一定會知道。”暖香很順手的,就把球又拋給了言景行。

  “對哦,爹爹比娘親聰明多了。”

  ……這小子!暖香隨手往配菜里放上了一把胡蘿卜絲,想一想,不解恨,又放了更多的香菇。

  廚娘那邊剛把土豆蒸熟,去了皮,搗成泥,暖香便道:“放兩個雞蛋,口感更松軟滑嫩。”廚娘依言照辦,暖香這又親手掌刀,把冬菇,熟筍,青菜切成葡萄大的片。

  “不要豬脂油,去把上個月新入的花生油拿來。”

  熱鍋,熱油,把三片和胡蘿卜倒入翻炒,暖香一邊加些微調料,一邊叮囑丫頭現在把豆腐皮平攤在案板上,灑上清水。這豆腐皮發軟,去硬邊都需要時間。末了,涂上一層土豆泥,再把方才炒好的菜放進去做餡心。眼瞧著半尺長,二指粗的長筒卷好了,站在廚房外的修羽開始鼓掌:“娘親好棒!這是做好了嗎?”

  “不,這是生柸了。”暖香一邊笑一邊掛上糊糊后,那邊的油鍋已經燒到七成熱,剛剛好,她把豆腐柸放進去炸,拿著兩根長筷子熟練翻動,直到它通體焦黃,均勻漂亮。撈出來,切成菱形塊

  ,往長條形的粉彩白胎碟子一放,在搭配上一朵剛剛削好的蘿卜花。完美!

  “假雞肉!娘親好厲害。”

  “我聰明還是爹爹聰明?”暖香點他的額頭,另一只手里端著剛剛出鍋的香氣撲鼻的卷筒素嫩雞。

  修羽看看娘親,又看看雞肉,笑道:“不放胡蘿卜的娘親最聰明。”

  嘖,這小鬼。

  華麗精致,淡香隱隱的房間里,年輕美麗的母親,照顧著兩個可愛的寶寶吃東西,時不時就有笑聲傳出,引得梁上的鳥雀不斷的往屋里看。等到傍晚,她最深愛的丈夫也會歸家。等到兩個兒子吃飽,在一邊玩耍,暖香望著窗外紅紅的太陽,無比愜意的伸了個懶腰,靠在黃花梨美人靠上,把小孩的肚兜繡出來,上面并蒂荷花的樣子十分漂亮,底色也還是嫩嫩的桃粉。

  說不定下一次就能生出女娃娃了呢?暖香幸福的期盼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重生寵花暖且香》的書友還喜歡

大奖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