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東西炎濤自然全部笑納。雖然法器歹毒,甚至有些是用孕婦嬰孩性命祭煉而成,但炎濤也非什么正人君子,到手的寶貝從沒有不用的道理。只要自己不去做,用起來自然得心應手,問心無愧。還可以增長見識,防患于未然。當然,若是對待仇人,炎濤也不介意拿仇人之血嘗試煉制一些。畢竟煉制這些歹毒法器,更能磨練煉器陣法之道。

  意外之財炎濤又怎會客氣,當即毫不遲疑的摸清這些歹毒法器的使用方法,陰笑著一一祭煉一遍。而那些丹藥對炎濤來說反而沒有這些歹毒法器重要。有了青木空間那精純的本源青木靈氣修煉,再用靈石丹藥修煉就顯得得不償失。不僅消耗巨大,反而收效甚微。可這些歹毒法器,卻是能夠憑空增加三層實力,這簡直求之不得的美事。

  將血狼吃干抹凈之后,炎濤看著那神秘惡魔首領留下的令旗疑惑不解。看著手中如同黑色小旗一般的信物,心中回蕩著那饒有深意的勸告。不錯,是勸告!不知為何,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惡感,反而感到那言語中透露這一抹欣喜與親近。而且看著令旗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但卻十分確定自己之前定然沒有見過這東西。更沒有聽說過什么暗魔門。

  百般研究,卻看不出這看似尋常無奇的黑色小旗有什么神異之處。通體烏黑,就像那一雙雙黑瞳一般十分詭異,竟看不出是什么材質。而且旗面上什么也沒有,僅有的是如同暗夜般無盡的黑色。可若是長時間盯著看,卻又發現旗面上另有乾坤,似乎無所不容,出現無數雜亂的畫面。細細回想下卻又什么也不是。最終無奈的歸結為,盯著看的時間太久了,以致于出現了幻覺。

  不論如何,這神秘的暗魔門與血狼水火不容,又與自己有過一次不算十分完美的合作,也稱得上敵人的敵人是朋友的微妙關系。雖然不想在看到那惡魔首領,但還是希望看到兩股勢力,狗咬狗,從而暗中謀利!這次能夠斬殺血狼,嘗到甜頭的炎濤心中自然更為期待。

  血狼身份不低,如今突然慘死,定然會引起那神秘勢力的報復。而能夠掌控開明樓,說明在這開陽城之中有著不小的勢力。大張旗鼓的打草驚蛇已然暴露自身,炎濤可不想留下來被人圍殺。被圍殺的那種滋味,炎濤可不想嘗試。

  匆忙回去,想要斬草除根的炎濤卻發現那開明樓的林方正,及一些有關的人早已被人搶先肅清斬殺,整個開陽城都充滿了血腥。不用說定然是神秘的暗魔門干的。炎濤也不想為暗魔門背黑鍋,早早的就溜出城外。

  東林府城位于東林平原與東林丘陵的交匯地帶。東林平原以西就是傲古皇朝萬萬里的廣闊疆域,東林丘陵原本屬于億萬森林的妖族地域。不過,在傲骨皇朝開皇大帝傲古大帝的親封戍邊親王——玉林親王的帶領下,數千年的浴血奮戰,如今打下東林省這囊括整個東林丘陵的封地。

  原本東林平原是妖族與傲古皇朝的邊疆緩沖地帶,東林府城也不過是傲古皇朝廣闊邊疆重鎮的其中一個罷了!雖然因親王世襲受封而與眾不同,但也不過是有些不同罷了。逃不過困苦邊疆的本質。

  能夠與傲古大陸打天下的玉林親王亦是雄才大略之人,一身修為與傳說中的傲古大帝不相上下。或許是傲古大帝忌憚玉林親王實力,或是無法安置那些桀驁不馴的開國功臣,或許是忌憚妖族強大的實力,傲古大帝大筆一揮,將跟隨打天下的大將分派四方,戍衛邊疆。

  作為與妖族緊鄰的東林平原更是重中之重,傲古大帝親封皇族玉林親王戍衛東林平原。雖然封地僅有東林軍鎮一城大小,但卻是畫下天大畫餅,但凡兵鋒所指,開疆擴土之妖地,皆為世襲罔替之封地!

  如此一來那些交兵悍將得以安排,又將擁兵自重的族中威脅驅離皇朝之外,鞏固了皇族內部團結,還可不費朝中之力來開疆擴土,挾制妖族反擊,讓其兩敗俱傷。可謂是一舉數得!也只有傲古大帝才會有如此雄才大略的手筆。如此傲古皇朝可算固若金湯!

  然而,或許數千年前這新生的傲古皇朝確實不堪征伐,需要休養生息,不敢撩撥過于逼迫妖族,唯恐激怒妖族魚死網破。可人族的貪婪永遠是無止境的,隨著數千年的不斷侵蝕,廣闊無邊的億萬森林大量資源引誘無數的修士門派進駐,在玉林親王府的帶領下,整個東林丘陵完全納入掌控之中,形成如今的強大的東林省。

  縱然近千年以來早已過了那瘋狂擴張的黃金時期,進入相持階段,但東林親王府已然成長為龐然大物。雖比不得傲古皇朝,但卻也不可小覷。傲古皇朝暗中垂涎不已,奈何鐵板一塊,無處伸手!故而稱東林省為蠻夷之地,壓制東林省侵蝕影響傲古皇朝,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罷了。

  如今成長起來的東林省除卻玉林親王府這塊遮羞布之后,儼然如同游離在外的獨立皇朝。從此玉林親王府成為傲古皇族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歷來備受皇族重視拉攏,隱隱間其影響力不知不覺的深入傲古皇朝之中。如此,整個東林平原就成為一個緩沖地帶。只是東林府城意義重大,東林平原不得不取。無形之中,東林平原雖屬傲古皇朝,卻是悄然的完全納入東林省掌控之中。

  就在人人認為玉林親王府擁兵自重的時刻,這玉林親王府卻從未有過背叛傲古皇朝的意思,反而屢次威震宵小,遙遙守護傲古皇族的絕對地位。這數千年來,縱然明爭暗斗,拉攏陷害,但玉林親王府卻與傲古皇族有著密切的聯系,其中的緣故讓人捉摸不透。

  百思不解之下,都歸功于玉林親王府的忠貞,歸功于傲古大帝的英明神武。定然是傲古大帝暗中留下牽制之法。雖然這種說法太過荒謬,但一朝兩個中心,一內一外的護衛犄角,相互競爭,相互扶持,才保證傲古皇族屹立不倒,繁榮昌盛。

  不論如何,這東林府城卻是當之無愧的雄偉堅城!就算是萬眾城也不及其萬分之一。延綿盡萬里的城墻,一點點的將大半東林平原圈禁起來,成為聯系東林丘陵和億萬森林與傲古皇朝的生命紐帶。東林府城的繁華重要就可想而知。

  來自傲古皇朝與億萬森林的無盡資源機遇在這東林府城匯聚,無數的門派山門均坐落在這里。萬眾城那些小門小派連提鞋都不配。可以說萬眾城那些小門小牌沖鋒陷陣浴血沖殺,大半的功勞好處,都落在這些高高在上的強勢門派手中。唯有得到這些強大勢力門派的庇護,才能在血與火之中站穩腳跟,緩緩壯大。

  作為整個東林省的核心,代表著東林省那錯綜復雜的龐大勢力的連忙根基,營造這東林府城可謂說是不遺余力!延綿近萬里的城墻上閃爍陣陣玄奧的陣法靈光,就知這城墻亦非凡品。單是才材質就足以抵擋上品靈劍的攻擊而不損壞。更不用說那強悍的陣法防御自我修復力,只怕是妖族傾族來攻,也會崩掉幾顆利牙。

  不過,這延綿近萬里的高大城墻并不算什么,城內那挪移的無盡靈峰,就足見一斑。還有高高聳起的無盡聚靈塔,就算是有人說整個東林府城都被及練成一個法寶都沒有人會質疑。東林府城可以說是固若金湯。

  若是東林人外出歷練增長見識,沒有來過這東林府城,就沒有臉面說是增長了見識。東林府城不僅僅是掌控東林省的中心,更是東林省人的驕傲。那些傲古皇朝之人來到這東林省,無一不被這浩大雄偉的東林府城所震撼。雖然不知與傲古皇城想比有何差異,但那些見識過的傲古皇朝之人,卻從沒有人敢說這東林府城逾越禮制。

  隨著傲古皇朝對東林省的加大關注拉攏,漸漸的東林省就成為傲古皇朝無法忽視的強大力量。相互之間不得不放下劍拔弩張的戒備,反而巴結交往起來。傲古皇朝一邊暗罵蠻夷卻又一邊百般討好,大撈特撈。一時間東林府城之名整個傲古皇朝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天下英才匯聚于此,更是促進東林府城的繁榮輝煌。

  東林府城乃是當世數一數二的絕世偉城,修士之多簡直難以想象。那些鄉下里作威作福稱宗做祖之人,到此不過是無人在意的小小螞蟻而已。不能說任何一個人都有著筑基的實力,但可以說筑基一下的修士,想要在東林府城立足,只能為奴為婢。

  東林三十六門不僅僅代表著東林府城三十六個上等門派,更是代表著東林府城三十六個城門。如此偉城若僅有四門只怕早已混亂不堪。就算是三十六門也有些相形見拙。三十六門各有分工,分為內門與外門,商門與戰門。

  外門是對于那些并非東林府城之人進出所用,自然需要交納一定的靈石費用。而內門則是城中修士所用,雖然不需要交納費用,但想要在府城之中居住那可并非簡單的事情。除了實力之外,還需要強大的勢力靠山。

  商門自然是那些來往的商會進出之門,不需要交納進城費用,但卻是需要交納商品費用。東林府城那強大的實力,從未有人膽敢在這里弄虛作假造次。而那戰門則是戰爭之門,決不輕啟。一旦開啟就意味著征戰的開始,牽扯整個東林省的所有力量。

  除卻戰門之外,東林府城其他三門整日里都是人滿為患,全然沒有修道之人的灑脫,如同一個個凡人一般,規規矩矩的依次而入。縱然排起長龍也無人膽敢口出怨言,反而恭恭敬敬的耐心等待,大多都閉目調息甚是悠閑。甚至有些初次來到東林府城的修士竟然朝圣般傻傻的看著浩大雄偉的東林府城魂不守舍,震撼不已的久久難以平息。

  那高九丈九,寬六丈六的高大城門,齊刷刷的一排四個,拉起的長龍更是熱鬧非凡。然而這不過是廣闊的城墻微不足道的一腳而已,站立城墻之下,眼前如同挺立一座巍峨大山,竟然涌起一股壓迫窒息感,自身如螻蟻,倍感渺小。

  此刻就有那么兩人傻傻的看著這浩大的東林府城,癡呆的模樣甚至忘了排序進城,反而讓后面之人暗暗竊喜插隊而不自知。

  這一男一女年輕俊美,男的一身黑色勁裝,背負一把靈劍,剛毅自信中透露一抹灑脫,隱隱能夠看到東林省人獨有的鐵血狂暴之氣。一看便知并非是銀槍蠟頭,而是真正經歷生死之人。比起那些虛有其表的小白臉來說,更多了一種讓人信任的魅力,絕對是越看越有形那種!

  而那女子卻是分外妖嬈靈動,身形玲瓏高挑,華麗而不失典雅的青色羽衣襯托出那高傲的自信,不僅沒有任何的唐突之感,反而給人一種輕靈縹緲的自然感覺。縱然青紗遮面,卻無法遮掩那靈動而高貴的雙眼。尤其是眉心那三道火紅色的妖異印記,如同火焰一般,在圣潔高貴之中自然的增添一抹妖媚,讓人情不自禁的幻象那輕紗下的絕世容顏,浮想聯翩。

  按理說這男的英俊挺拔,女的靈氣如仙,聯合起來周圍之人自慚形穢才是。然而事實卻是截然相反。周圍之人沒有絲毫的驚詫,反而暗暗的譏諷不屑。只因此刻兩人那癡模樣,將這一切美好徹底敗壞,仿佛看到鄉下那未見過世面的老土冒。而其中之一正是匆匆趕來的炎濤。

  東林府城的雄偉炎濤前世就已經聽聞。只是前世的炎濤乃是過街老鼠,天下之大毫無立錐之地,別說東林府城,就算是一般的大城,炎濤也不敢露面。簡直是哪里荒蕪貧瘠去哪里。專門尋找那鳥不拉屎的不毛之地藏匿,根本無緣一見。

  這一世雖然生在東林省,對于東林府城的更為了解。卻也未曾來過這東林府城。不僅僅是因為這路途遙遠,實力弱小且年幼,更是因為這東林府城并非尋常修士能夠來的地方。這里雖然繁華,卻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就算來歷盡千辛萬苦來到這東林府城,沒有立錐之地,無所事事,還不如到萬眾城撈些好處。

  如此雄偉的東林府城,百里之外亦能看見。心中縱然有所猜測,更是依據平常耳聞勾畫大體輪廓,可真正親眼看見這雄偉堅城,心中的震撼仍舊難以言述。果真是應驗那句俗語:耳聞不如一見!

  23

  (.=)

看過《我的超級修仙大途》的書友還喜歡

大奖彩票登录